8x8ⅹ皇冠

骚妇网-最新更新章节-E道阅读网

分类:8x8ⅹ皇冠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:2021-06-11 19:46

  “隆一,你是不是跟你母亲起争执了?所以她打算定居在法国?”她忙不迭地追问。 “你知道吗?我会离开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母子俩因为我而争吵,你怎么还是让你母亲离开了?”她蹙眉,觉得很内疚。 “梅香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承认我们是起了点争执,但我母亲会远居法国,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。” “我应该没有跟你提过我父亲的事吧!” “其实我母亲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势利的,这完全是因为我父亲……”隆一开始说起过去的事,父亲的车祸、母亲的误会,还有他成长的背景。 “那天我母亲看过那些资料之后,才知道自己的误会有多深,所以她才决定到法国去看我父亲的墓,然后在那里定居。”东方綦沉默了几秒,才缓缓地开口:“或许,我们该让他窃取到资料发送出去。” “什么?你是说……将计就计?”伍子扬猜测东方綦的想法。 “没错。让情报处监视主电脑的收发信状况,一有人利用主电脑发信,我们就知道那混蛋是谁了。” “真的要将研发资料泄漏出去?”伍子扬的语气充满不确定。 “不,当然不是。我们要送给奇烽一个大礼,一份让他们印象深刻的大礼。” “记得去年研发处所研发的机种吗?用那份设计图取代我们最新的研发资料。” 伍子扬点点头,突然笑开了嘴。“奇烽一定会印象深刻,可能还会咬牙切齿。” “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,不是吗?”东方綦的眼中隐含笑意,却故作正经的说。

  话未说完,办公室的雕花木门忽然砰的一声被推开,一名背着登山大包的男子大步跑进来,热情地给了傅晴微一个拥抱。 眼里闪过一丝错愕,傅晴微推开眼前的「庞然大物」。 「罗佑?」眼前的男子高大挺拔,染着一头夸张的红发,华人的面部轮廓上偏偏长着一双碧绿的眼睛,那一脸笑容有如阳光般灿烂。 这……可不正是她在国外念书时的同学,后来被她重金纳入麾下的傅氏广告策划总监罗佑。不过他不是去欧洲考察,计画下个月才要回国吗? 「这次跑欧洲真是累死我啦。好不容……啊,你有客人啊,对不起、对不起。」“我……”真的是见她的大头鬼!他在她爸爸面前装好孩子? “你在他面前的表现,让他觉得你优秀,你厉害,你行,你棒,你……”她越说越激动,眼眶里闪著隐隐泪光。 “我哪里比不上你!?”她对著他咆哮了一句。 “你只不过大了我几岁,只不过多了一块我一辈子部长不出来的‘肉’,为什么……”她发现自己再也说不下去,因为她眼眶已经湿了。 他懂了,也明白了。他知道她为什么看他不顺眼,为什么老用斜眼瞪他,为什么从不给他好脸色,原来……原来她在吃醋。

  欲知南宫辰与黑允冬之精采情事,请翻阅棉花糖471《顶尖情人系列》五之三“魔女的勾魂大亨”。 欲知杜允巳与黑允夏之精采情事,请翻阅棉花糖499《顶尖情人系列》五之四“美人的帅哥富豪”。 感冒是很痛苦的一件事,更痛苦的是在感冒时还要写序—— 世上还有比这还悲惨的事情吗?呜呜呜…… 当我温柔的声音变得低哑、眼泪下住狂流、鼻子还在用面纸狂包馄饨时,美丽又声音甜美的如菁编编的催命铃声—— 呃……不是,是催序铃声,使得春秋不得不接起电话—— 「春秋,阿咧,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?」 「我感冒了。」春秋要死不活的回答,整个人病怏怏的躺在床上。(相信感冒自己会好,所以不到最後关头绝不轻言去医院。) 「感冒了呀,难怪你的声音怪怪的,不过虽然如此,你的序还是要交,而且很急喔!」如菁编编的甜美声音自话筒传来,听得春秋我顿觉病情加重,立刻有种想死的感觉。 「如菁,可是我……感冒了……」春秋马上装死,希冀可以换来如菁编编一丝丝的同情心。穿上浴袍,林皓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昨晚就决定放手了,因为如果不学会放弃,那他就只能痛苦。 一抬头,接触到方紫宁指责的目光,林皓宇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。 天!他的头更痛了。身上的味道令他非常不舒服,他拿了换洗衣服往浴室走去。 看见皓宇一言不发的走进浴室,紫宁心一沉。 林皓宇生气了,不想理她了?方紫宁伤心地看着浴室的门。 可是做错事的人明明是他耶!至少在她眼中是他的错,因为他不应该,也不可以喜欢男人。

  她举起双手拉扯头发,整个人陷入一片狂乱。“我不需要任何人!” “你当然需要,你只是害怕去承认。”东方綦为佟芷的童年难过,但他不能改变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爱。 “你把自己锁在一间牢房里,当你承认自己的需求时,困囿住你的门就会打开。” “我现在过得很快乐,你为什么要改变一切?” “因为我想要名正言顺的与你在一起,我希望和你有孩子。”他的双手梳过全佟芷的头发,在颈后围成一个圈圈。“因为你是第一个,也是我唯一爱上的女人,我不想失去你,我也不会让你失去我。” “我已经将我能给的一切都给了你,綦,”她的声音在颤抖。“远比我给任何人的都要多。如果你还不能满足,我只能结束一切。”“是的。”香保眉心微蹙,“你是……” 香保困惑地看着她,心里猜测着她可能的身分。而一个念头在那一秒钟便钻进了她脑海—— 不会吧?她看起来相当年轻,至少年轻他十岁以上,而且如果她是他妻子,为何没有冠上夫姓?但如果她不是他的妻子,那么她又是谁? “我知道你对我相当陌生,不过如果我告诉你,会川治敏是我姊夫,你应该就明白了。” 会川治敏是她姊夫,也就是说……她是他妻子的妹妹?

  ☆ ☆ ☆ ☆ ☆ ☆ ☆ ☆ 才刚踏进休息室,左右两旁的女子像饿虎扑羊似的,开始七手八脚地扒开她的上衣,拉下她的长裤,接着又在她仅着内衣、底裤的身上到处乱摸,吓得她放声尖叫。 两名女子有默契的拉着她一会儿转圈圈,不知在评估什么;一会儿又拉她坐下,仔细瞧着她的脸蛋,让她惊惶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 女子甲摸摸她的脸,“你皮肤有点干喔!多做一点保湿较好。” 女子乙拨弄她的长发,“发质大致上还不错,但如果把发色染成较亮眼的颜色,可以让你整个人亮起来。” 女子甲执起她的手一看,忍不住惊呼:“你的手都不保养的吗?看看你的指,都长出厚厚的干皮……” “看来得要进行大工程,好好整顿一番了。”女子乙马上作出决定。 一阵讨论后,两人开始忙碌、动作起来。 绵绵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把玩在掌心的芭比娃娃,只能任人玩赏摆弄,至于她们所说的话,她则有听没有懂。一想到这儿,杜忆寒赶紧又撑起身子站起来,只是才转身,却被身后那抹突然冒出来的陌生背影给吓着! 只见她惊呼一声,惊魂未定的伸手捣住胸口,“请问你是?”这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是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,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察觉? “杜小姐,您好,我是这里的管家沙琵耶,继先生要我带您前往楼下的餐厅用餐,请往这里走。” 西装笔挺的男于往前走了几步路,又回过头,笑容满面,“请跟我来。” 他的手势……是要她跟上的意思吧?杜忆寒迟疑了几秒,缓缓跟上。 沙琵耶领着她下楼,走过华丽的地毯,杜忆寒一边仰起螓首赞叹城堡里的精致与堂皇,却又忍不住对窗外明媚的庭园风景着迷。好多美丽的秋枫啊!红灿灿的一片,偶尔掺杂着一抹来不及染红的深绿,迎风一吹立刻随之摆动发出沙沙的声响,好好听啊…… “秋天到了。”感觉到身后的她放慢了脚步,走在前方的沙琵耶侧转身随着她望向窗外,笑了笑。 杜忆寒真的听不懂,只好跟着抿唇以笑回应。 “餐厅到了,继先生就在里面,杜小姐请进。”

  「我可怜的是头家娘啦!」唉,嫁到这种人,真的有够歹命。 结婚耶,大事情耶,老大却这样无要无紧,真的是有够没良心!哼,要是她家老公敢这样对她,看她不把他钉在墙上射飞镖才有鬼! 「她有什么好可怜的?」笑话!天生大小姐命,吃穿都不用愁,只会在家做米虫,「可怜」两字跟她根本沾不上边。 「还没嫁就受冷落,她还不够可怜吗?」男人呐,要是真的对女人有心,绝对会用尽百分百的心去呵疼,断不可能像老板大人这样冷冷冰冰,唉。 「你说够了没?」莫名其妙!他对她一直是这样,哪来的冷落不冷落?好,就算他真冷落了她,那也用不着他人来干涉批判! 「我……」是还想继续啦,不过老板大人脸色很难看,所以她在考虑是要封嘴还是继续数落。「就是怕啊!」裘莉摆出不然你想怎样的态度。 「算了算了!不跟你说这个了。」薇安放弃,反正那酷哥如果真的对她有兴趣,自然会来找她,她在这里急个什么劲啊! 听到这里,裘莉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有时候好友的紧迫盯人,让她实在难以招架。 「不过话说回来,原来酷哥会说中文耶!还讲得挺标准的,他刚开口时,你有没有被吓到?」薇安的话题还是绕着他打转。 「当然被吓到了,没想到他会出声啊!还是讲中文。」裘莉拍抚着胸口道。 「我想啊,你之前被扫的经过,他想必是听进去了,难怪他会帮你解围。」若说他对裘莉没兴趣,她真的不信。薇安又笑了。 「你不要笑得这么诡异!」裘莉知道她又想讲什么了。 「好啊!反正事情的发展,一定会跟我想的一样,你准备请我吃大餐吧!」薇安可没有忘记之前她说的话。 「你想太多了。」裘莉仍旧坚持自己的想法。 你就继续当鸵鸟好了!薇安在心里念道。

  「他在加拿大有栋房子,但是我不知道正确的地点在哪里,我从来没去过。」 「当然没有!」卫仲杰怒吼道:「你能不能不要再问他的事了?」 「在这个家里为何连一个关心他的人都没有?他究竟做了什么,让你们这般的排斥他?!」 「你见到他的时候,为什么不自己问他?」 「你忘了吗?我可从来不曾「见」过他!」 「对不起,我不该说这些话的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找一张子轩的照片,我……我甚至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!可是我问来问去都问不出所以然来,所以我……」 「算了!我也有不对,我不应该发脾气的,谁叫你老是追问我有关他的事?我实在听烦了!」 纪云云耸耸肩,虽然她想知道的事一样也没问出来,可是她不想再和他吵架了。 「我累了,我想回房休息。」说完後,纪云云就迳自走离,留下一脸愠怒的卫仲杰。“这有什么大不了,反正她的男人只会是我,看不起其他男人又如何?” 东方綦理所当然的模样,让伍子扬吃惊地张大眼,最后只能摇摇头,一脸他没救的表情。 “说真的,你和佟芷是怎么回事?”伍子扬将话题拉回他关心的问题上。 “没事啊!只是谈场恋爱罢了。”东方綦轻松地一语带过,不想多谈。 “没事啊!只是谈场恋爱罢了,顺便再把人家绑在身上,带在心里,然后好好‘照顾、照顾’。”伍子扬嘲讽地讥笑东方綦,对他有意轻描淡写地带过表示抗议。如果真只是场平凡的恋爱,他又怎会如此紧张,像是佟芷随时会从他手中飞出去似的。 “既然是谈恋爱,当然要好好照顾女朋友,这有什么不对?”

  《骚妇网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,E道阅读网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《骚妇网》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-